求职招聘 戏剧歌舞 旅游资讯 动漫资讯 时尚资讯 it资讯 农药资讯 影视头条  
电商资讯 宠物资讯 文化资讯 家电资讯 汽车资讯 新能源 体育资讯 电子资讯  
首页>> 文化资讯 >>正文
一百多年后,这些圆明园文物终于回家了
2020-06-24 19:48:06  来源:淮北资讯网 

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”

对于流散在世界各地的圆明园文物来说,这句诗恰能概括它们这一百多年来的经历。

如今,流散文物中的一部分已回归故园。

今年10月,首场“回归圆明园流散文物展”在圆明园天心水面正式开展。展览首次集中展示了自圆明园管理处成立以来回归的37件重要石质文物。

百余年间,这些文物经历了什么?

圆明园遗址。中新网记者宋宇晟摄

流落民间的皇家之物

和不少人想象中五光十色的圆明园瑰宝不同,本次展出的皆为石质文物。它们都曾是圆明园的一部分。

其中的一对汉白玉须弥座曾流落民间几十年。

2009年的一天,圆明园管理处接到电话,一位老先生要捐赠圆明园的遗物。

圆明园管理处文物考古科科长陈辉向记者回忆,这位老先生当时说,自己家里有件东西是祖辈为了盖房子从圆明园西部拉走的,但准确的地点已经说不太清楚了。

陈辉随即与工作人员到这位老先生家鉴别古物。“他家当时住在大杂院中,又是即将搬迁的时候,两件‘石墩\\’就放在院子的角落中,上面还堆了好多蜂窝煤和一些家里的杂物,表面已经不是很干净了。我们当时都没想到这是一件货真价实的文物。”

但工作人员进行清理后,发现两件被当作“石墩”的文物用材讲究,竟然是汉白玉质地。其上的雕纹虽然简洁,但明显可以看出雕工之细腻。

“我们后期研究时也请教了一些专家,确认这不是简单的两块石头,而是文物的一部分。”陈辉介绍,这对文物应是宫廷专用铜路灯的石座。石灯座呈须弥座式,仅在束腰和圭角处装饰有简洁的纹饰,上部有“十”字形插孔,用来安放形似亭子的铜质宫灯。

在圆明园罹难149年后,这对汉白玉须弥座从民间重新回到曾经的皇家园林中。

回归圆明园流散文物展现场。中新网记者宋宇晟摄

圆明园文物的百年劫难

如果没有19世纪在战争中被焚毁,类似文物或许今天还在原处,但战火改变了它们的命运。

对于这些圆明园文物来说,劫难的开端是1860年的第二次鸦片战争。

1860年10月6日,法国军队率先抵达圆明园。现有资料显示,至迟到当年10月7日,法军已开始“有计划有步骤地”劫掠圆明园中的文物。随后赶到的英军在军官带领下也加入了抢劫。

有研究考证,英法军队当时抢走的主要是“体积较小、价值高的物品,像珍珠、宝石、玉器、金锭等等”。而随着小件贵重物品越来越少,抢劫对象的体量也愈发增大。

被抢劫之后,圆明园再遭“火劫”。

有中方记载显示,在英法联军抢劫的同时,圆明园周边已有小规模焚烧。但真正大规模的焚毁是当年10月18日英军纵火。因此,这一天也被后世认定为圆明园的罹难日。

这次劫掠远未将圆明园完全毁灭。清同治年间,朝廷还曾试图重修圆明园。

但好景不长。1900年,八国联军攻入北京,京城内外秩序大乱,圆明园的残存物件又遭到毁灭性破坏。

此后,圆明园接连被官僚、军阀、土匪、奸商长期破坏、盗窃。1911年清王朝被推翻后,其石雕文物更是大量散失。

这期间,圆明园曾有相当一段时期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。陈辉介绍,那时一些周边的居民为了建房屋,从圆明园拉走了大量砖石构件。

在那个动荡年代,即便是园中的残垣断壁,也因疏于保护而越来越少、散落各地。

回归的国宝

近年来,圆明园管理处从一亩园、树村、功德寺等周边拆迁区回收砖、石文物8万余件,也曾收到热心市民捐赠的带有“圆明园”戳记的城砖。曾散落各地的圆明园文物渐渐回流,其中不乏珍贵文物。

以本次展览体量最大的“绮春园清夏斋流杯亭基座和导流石槽”为例,这件文物原为绮春园寄情咸畅亭内流杯渠基座,由九石构成。古人为模仿河溪的蜿蜒曲折,取“曲水流觞”之意境,在石座上凿出曲折的小水槽。

圆明园罹难后,该组构件流落至今天的北京大学校园内,1981年回归。今天基座之上的亭子已消失,只留下石质的基座。

另一件堪称珍贵文物的是圆明园“柳浪闻莺”坊楣,也就是石质牌坊上的一部分。

坊楣一面刻乾隆御题“柳浪闻莺”四字,另一面刻乾隆御笔“柳浪闻莺”诗一首,文字两侧皆雕花卉纹饰。1977年,北京大学将这件坊楣捐赠给圆明园管理处。

而最近两件回归的圆明园文物是乾隆御笔“熙春洞”石匾额和嘉庆御笔“称松岩”诗刻石。由于两件文物还在修复,其复制品亮相本次展览。

在圆明园罹难158年后,这些文物作为展品终于回到了故园。

责任编辑:wx

跨校联合培养动漫高端人才
30项陕西优质旅游产品发布 全国百余家媒体开启文化之旅
飞往温哥华 探毕加索的6段情史
中塞两国互设文化中心协定在贝尔格莱德签署
1
 
文化展演营造国庆节日气氛
北京宏阅博观文物鉴定中心入驻红博馆四季青店
组图:演艺圈里的书画家——陈友旺
2017“未来物理学家国际夏令营”营中侧记
书画鉴定谁来做主?
假装看古董药迷绳捆玩家 一劫犯被执行死刑
邹佩珠与“画牛郎”在另一世界相聚
埃及考古学家:图坦卡蒙陵墓或藏有密室
指尖上的技艺:谢修文的易拉罐浮雕画
“莫高讲堂”:敦煌重要研究成果首次公布
 
1
1
恒昌企业文化部:开展“问诊”一线工作(图文...
第八届义乌文博会突显经贸实效
组图:王俊荷花精品展盛开麒麟画馆
71件半坡遗址文物在南宁展出 距今6000年以上
“培养自己”比“培养孩子”重要。
博物馆为何成了排长队的“重灾区”?
申遗成功 土司遗址火了
井真成墓志归国记
作者两次重走长征路《地球的红飘带》下月将...
廊承爱心团队携手扶贫传播正能量
1  
1
1
一百多年后,这些圆明园文物终于回家了
纪实:一张藏宝图牵出173万元名表盗窃案
第6届亚洲青年动漫大赛启动 向全球亚裔青年征稿
假装看古董药迷绳捆玩家 一劫犯被执行死刑
2019“欢乐春节”赴摩洛哥活动在拉巴特启幕
邹佩珠与“画牛郎”在另一世界相聚
电影《王朝的女人·杨贵妃》在京举行首映发布会
境域—董志栋、尹茂健双个展明日开幕
碑帖收藏入门难
什么样的才值得:九成以上红酒没有收藏价值
淮北资讯网